'; prnhtml=bdhtml.substr(bdhtml.indexOf(sprnstr)+17); prnhtml=prnhtml.substring(0,prnhtml.indexOf(eprnstr)); prnhtml=prnhtmlhead+prnhtml+prnhtmlfoot; window.document.body.innerHTML=prnhtml; PageSetup_Null(); window.print(); document.all.printreturn.click();} function fanhui(){ location.reload();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湯紅霞:命運的超越

文章來源:東臺黨史方志 發布人:mhsky 點擊率:2285 發布日期:2013/1/5
【 文字大。    】   【視力保護:        】



湯紅霞——我市殘奧會冠軍第一人

 

 

  

  人物簡介:湯紅霞,19768 月出生于東臺新街,女,漢族。

  新街鎮小學、新街鎮中學畢業。1995年畢業于鹽城師范學校體育專業,先后在新街鎮新海小學、新海聯中、新街鎮小學任教體育課和數學課等課程。2003年不幸患視網膜脫落癥,2004年病退。2006年獲江蘇省第七屆殘運會鐵餅和標槍兩項冠軍、鉛球亞軍。2008914日晚1930分,北京殘奧會女子鉛球F12級決賽在國家體育館鳥巢進行。湯紅霞以1269的成績奪得金牌,這是東臺市以至鹽城市殘疾人運動員在殘奧會上獲得的首枚金牌。2010年12月17日,湯紅霞又以36.58米的成績勇奪廣州亞殘運會田徑女子鐵餅-F12金牌。

 

殘疾不能殘廢

 

湯紅霞幾乎完全失去視力時,她還不到30歲,孩子還在懷抱之中。難道精彩的世界真的從此在她的眼前消失了嗎?有一段時間,她把自己關在家中,買好一個星期的食品、蔬菜,整周整周地不肯出門。

  后來有位鹽城的同學向她建議:你體育本來不錯,如今失明了,是不是可以向殘聯申請,走殘疾人體育運動的路子。這期間,市殘聯、新街鎮領導了解到湯紅霞的情況,主動給她以多方面的幫助,多次登門協調溝通,解決具體問題。2006年六七月份,經市殘聯推薦,湯紅霞參加了省集訓隊,備戰江蘇省第七屆殘運會。從此,殘疾人體育運動為她開辟了一片發揮潛能、施展才華的嶄新天地。

  訓練是單調的,而且十分辛苦,但湯紅霞心無他顧,刻苦練習。她說,她并不覺得苦。負責訓練的曹老師、杜老師對她都很器重。鹽城、東臺殘聯的同志經常到訓練基地探望運動員,令湯紅霞感到十分溫暖。兩個月下來,她的成績有了大幅度提高。剛入集訓隊時,湯紅霞投擲鉛球的最遠距離只有8米多,在20069月召開的江蘇省第七屆殘運會上,她擲出了1069的好成績,獲得鐵餅和標槍項目冠軍、鉛球項目亞軍。

  湯紅霞的杰出表現引起了后來成為她恩師的杜彩霞教練的關注。省殘運會結束后,省、鹽城市殘聯積極向省體育訓練部門推薦湯紅霞。不久,湯紅霞被召入省集訓隊。

  2007年,考驗湯紅霞的機會來了?上醮未罂嫉拇鹁聿⒉焕硐,在這年5月召開的全國第七屆殘運會上,具備了沖擊冠軍實力的湯紅霞只獲得鉛球和鐵餅亞軍、標槍第三名。鉛球決賽時,她緊張得腿都發抖,當時她的正常訓練水平已經在12米開外,但只擲出了1188,以0.01米之差與冠軍失之交臂。走出賽場,湯紅霞心情十分沮喪,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流淚。杜教練寬慰她:“這已經不錯了,以后還有機會!

  雖然只是亞軍,但湯紅霞在全國殘運會的鉛球成績已經達到世錦賽前三名的水平,她也因此入選備戰殘奧會的國家集訓隊。國家隊的訓練基地就設在南京,教練依然是杜彩霞。7月底,湯紅霞參加巴西世界盲人運動會,但那段時間她的心情特別糟糕,完全發揮不出來。結果鉛球、鐵餅兩個項目只分別得了第五、第六名。對此,湯紅霞失望,杜教練也很傷心。兩個人一起反復總結,杜教練著重從精神上疏導湯紅霞。

  緊接著,備戰殘奧會的一系列選拔賽相繼舉行,丟掉思想包袱的湯紅霞成績一次好過一次。今年4月,在最后一次確定參加殘奧會人選的內部測試中,湯紅霞擲出了1271的好成績。兩個月后,她代表國家隊參加克羅地亞世界田徑公開賽,勇奪鉛球和鐵餅項目兩枚金牌,順利獲得了參加北京殘奧會的資格。

 


 (節錄自朱亞龍主編的《當代東臺人》)

下一條新聞:戈寶權:大師的風范 上一條新聞:沒有了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關閉】   
地址:東臺市北海路 郵編:224200 聯系電話:0515-89561515 聯系傳真:0515-60601515 
CopyRight © www.go-deli.com 東臺黨史方志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5007441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