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nhtml=bdhtml.substr(bdhtml.indexOf(sprnstr)+17); prnhtml=prnhtml.substring(0,prnhtml.indexOf(eprnstr)); prnhtml=prnhtmlhead+prnhtml+prnhtmlfoot; window.document.body.innerHTML=prnhtml; PageSetup_Null(); window.print(); document.all.printreturn.click();} function fanhui(){ location.reload();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戈寶權:大師的風范

文章來源:東臺黨史方志 發布人:mhsky 點擊率:2106 發布日期:2013/1/5
【 文字大。    】   【視力保護:        】



戈寶權——我國著名的國際文化活動家,著名外國文學研究家、翻譯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被任命派往國外的第一位外交官,中國第一項以個人命名的翻譯獎設立者

 


  人物簡介:戈寶權(1913年2月15日—2000年5月15日),出生于東臺臺城一個教育工作者的家庭,男,漢族。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我國著名的國際文化活動家,著名的外國文學研究家、翻譯家,中外文學關系史、翻譯史和比較文學的研究家。

  新中國成立后,出任中國駐蘇聯大使館首任臨時代辦及政務和文化參贊,是新中國成立后被任命派往國外的第一位外交官,并作為劉少奇的隨員參與了最早的中蘇談判。歷任中蘇友好協會總會副秘書長、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作協理事、中國譯協理事等職,并長期從事文學翻譯、中外文化史、比較文學、魯迅研究等學術研究工作,為繁榮中國文學翻譯事業、促進中外文化交流、增進各國人民友誼作出了重要貢獻,是我國中外比較文學研究的權威、外國文學翻譯的巨擘和東歐文學研究的領路人。

  1986年7月5日,戈寶權將50年間精心收集和珍藏的兩萬冊中外文圖書,捐贈給江蘇省。并將江蘇省政府頒發的獎金捐出,建立了“戈寶權文學翻譯獎”基金,這是中國第一項以個人命名的翻譯獎,被收入《中國翻譯詞典》。


      
  11月25日下午的祝賀會一結束,我們立即隨同戈老夫婦到了他們所住招待所的房間,按照預先的約請,進行專門的采訪。

  1988年的11月,東臺撤縣建市快一周年,當時東臺正式的新聞單位只有廣播一家,那時廣播的呼號已從東臺廣播站改為東臺人民廣播電臺了,對于戈老在家鄉的行蹤,我們組織記者全方位采訪,并在每天早、中、晚的三檔新聞節目中及時報道。對于這次的專訪,我做了認真的思考:作為一名新聞的后生晚輩,能夠聆聽前輩關于新聞工作的直接教誨,將是一種莫大的幸福。戈老的經歷他在會上和多種場合已講了,錄制兒童節目要到第二天,請戈老談戈公振,談他自己的新聞經歷,這是非常難得的一次機會,對于我們了解歷史、了解戈公振在近代中國新聞史上的地位,都會有幫助。

  采訪還沒開始,戈老與我們進行了交談:

  你們這幾天的活動有沒有錄音?我說有啊,全程錄音。

  戈老說,能不能請你們把這幾天的錄音、廣播給我錄起來,弄一個小盒子、盒式的,這樣我們回去后朋友們來時都聽一聽。我們在南京贈書的錄相帶,朋友們來時都放給他們看一看,這樣他們來訪時,我們把錄音放給他們聽。

  我詢問了他們離開東臺的行程安排,當即表示回去翻錄后趕上讓他們帶走。

  這時戈老又問,你這個訪問是不是要通過廣播的形式播出去?要講幾分鐘?

  我向戈老解釋,廣播專訪我們已經做了,這個采訪不是要播出,主要是想聽戈老講課,增加我們對新聞史的了解,以便我們更好地做好今后的廣播電視工作。

  明白了我們的采訪意圖,雖然知道不會播出,屬于“無用功”,戈老還是向我們介紹起他們這個“新聞世家”,介紹起他所了解和敬重的叔父戈公振,介紹戈公振對他的影響,不知不覺的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

  采訪結束時,戈老還不放心地問:這樣可以嗎?

  面對這位著名的大家、慈祥的老者的親和與善解人意,使我們有勇氣又向戈老提出了請求:為家鄉的新聞事業、為即將成立的東臺人民廣播電臺、東臺電視臺,為將復刊的東臺報題個詞。

  戈老問,寫些什么呢?我說,東臺人民廣播電臺和東臺電視臺馬上要成立了,就寫些祝愿的話吧。戈老說行,要我怎么寫?我說,我先擬個草稿吧。

  我從采訪本上撕了兩頁空白的紙,就打起了草稿。

  第一頁,我先寫了“東臺是戈公振的故鄉,祝東臺人民廣播電臺、東臺電視臺成立”,覺得太籠統,就在這頁的反面重寫:東臺是戈公振的故鄉,祝愿東臺的新聞事業興旺發達,日益發展。戈老看了,把興旺發達4個字上劃上了兩杠,并在這張紙的右下方,用粗水筆練寫了個東字。

  第二頁正面是:欣聞東臺人民廣播電臺將成立,謹表祝賀。戈老看了,在臺后加了一個逗點,在臺字上加了個“即”字,并在“表”與“!敝g插上了“示熱烈的”四個字。

  這一頁反面是:祝東臺電視臺成立后把節目辦得人民喜愛。寫完后我覺得不夠好,又把“!弊秩α,在上面寫了“希望”二字。戈老看了,把希望二字杠了,把人民的民字也杠了,在下面寫了個“人”字。

  起草了這三個方面的內容后,我心里總覺得有些對不住東臺報,雖然屁股指揮腦袋,但部隊教育的“大局”意識,使我想到也應幫助東臺報向戈老求幾個字。

  戈老問,寫什么呢?我是廣電局的人,局長就在旁邊,所以我能為廣播、電視和新聞寫個草稿。但我當時不是報社的人,不好為報社寫草稿,想了想建議說,可否寫這么幾個字呢:值此東臺報復刊之際,祝報紙在兩個文明建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戈老聽了,想了想,拿過第一頁寫廢了的那面倒過來,在空白處寫下了這樣幾個字:值此東臺報復刊之際,謹祝報紙在為東臺人民進行兩個文明的建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因為這張紙的右下角已寫了字,所以“發揮”兩字,就寫到了上面。寫好后,發現“值”字一邊有誤,又用粗水筆在上面重寫了“值”字。

  草稿都定稿后,戈老才用粗水筆在我們找來的大紙上寫了起來。

  當時,我很為戈老的嚴謹和平易近人所感動,更為戈老對于家鄉新聞事業的關心和厚愛所激勵。                                 


 (節選自朱亞龍主編的《當代東臺人》)

下一條新聞:王義華:成功,當屬不懈打拼的人 上一條新聞:湯紅霞:命運的超越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關閉】   
地址:東臺市北海路 郵編:224200 聯系電話:0515-89561515 聯系傳真:0515-60601515 
CopyRight © www.go-deli.com 東臺黨史方志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5007441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