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nhtml=bdhtml.substr(bdhtml.indexOf(sprnstr)+17); prnhtml=prnhtml.substring(0,prnhtml.indexOf(eprnstr)); prnhtml=prnhtmlhead+prnhtml+prnhtmlfoot; window.document.body.innerHTML=prnhtml; PageSetup_Null(); window.print(); document.all.printreturn.click();} function fanhui(){ location.reload();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朱生嶺:人本思想的踐行者

文章來源:東臺黨史方志 發布人:mhsky 點擊率:3949 發布日期:2013/1/5
【 文字大。    】   【視力保護:        】



福建省軍區政委、全軍干部教育制度改革后的第一位碩士研究生師政委,正軍職少將


  人物簡介:朱生嶺,1957年11月出生于東臺四灶東合大隊(今頭灶鎮金東村),男,漢族。1978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74年7月從四灶中學高中畢業后回鄉務農,1976年12月應征入伍,歷任戰士、班長,排長,連政治指導員,營政治教導員,團政治處主任、政治委員,旅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員,某警備區副政治委員、師政治委員、集團軍政治部主任,2009年5月任福建省軍區政委。

  2007年7月被授予少將軍銜。

  第一次認識朱生嶺,是在1994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后的第三年。

  那時我在市委宣傳部工作,部領導為了幫助機關的同志對思想解放有更直接的認識和體驗,決定組織我們到浙江去看一看。因同事中有朱生嶺的戰友,時任某警備區副政委的朱生嶺熱情地歡迎家鄉的宣傳工作者前往。

  當時的路不如現在暢通便捷,而且車在行駛中突然被東西撞碎了前擋風玻璃,等打著雨傘開車找到汽車修理部換上新的擋風玻璃后趕到落腳地時,已是深夜十一點多了,比預定的傍晚6點鐘晚了5個多小時。

  疲憊不堪的我們從車上下來時,朱生嶺早在招待所的門前迎候著我們。面對等待了我們5個多小時的朱生嶺那張陌生而熱情的面孔,一行十幾人對途中所遇波折的不快,全被他那濃濃的鄉情給溶化到了九霄云外。

  1994年6月南行的收獲, 我除了有一組9篇的南行記拾以外,更有的就是對朱生嶺濃厚鄉情的親身感受,只緣于了解不深,未敢貿然動筆。

  第二次與朱生嶺“面對面”,緣于《東臺日報》的“當代東臺人”專欄的采訪。

  去年到北京采訪鄉友時才得知,某集團軍的司令部參謀長和政治部主任都是東臺人,參謀長是何衛東,已在年初升任副軍長,主任是朱生嶺。對朱生嶺早知道,對何衛東卻知之甚少,如何才能采訪到同時供職于一支部隊的這兩位東臺籍將軍呢?我想只有仰仗于有過一面之緣的朱生嶺主任了。于是,借在歲末寄賀卡的機會,寄去了一紙短箋,表達了想前往采訪的愿望。就在自己的忐忑不安中,很快就在春節前收到了他寄來的賀卡,因而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就有了下面他發來的幾則短信:

  本家:來信收悉,我在部隊搞教育,何副最近亦沒空,請另約時間。

  下周聯系好嗎?

  五、六號可以。

  我在泉州下部隊,會有人到機場接您,請告知您的日程安排和來人數,以便約何副。

  一句“本家”的俗稱,一句“下周聯系好嗎”的詢問,還未見面,那謙和、樸實的濃烈鄉情已從那一條條的短信中撲面而來。

(節選自朱亞龍主編的《當代東臺人》)

下一條新聞:韓林枝:胸藏碧海萬重浪 上一條新聞:黃逸峰:傳奇將軍一學者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關閉】   
地址:東臺市北海路 郵編:224200 聯系電話:0515-89561515 聯系傳真:0515-60601515 
CopyRight © www.go-deli.com 東臺黨史方志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5007441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