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nhtml=bdhtml.substr(bdhtml.indexOf(sprnstr)+17); prnhtml=prnhtml.substring(0,prnhtml.indexOf(eprnstr)); prnhtml=prnhtmlhead+prnhtml+prnhtmlfoot; window.document.body.innerHTML=prnhtml; PageSetup_Null(); window.print(); document.all.printreturn.click();} function fanhui(){ location.reload();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追帆歲月弶港人

文章來源:東臺黨史方志 發布人:admin 點擊率:3947 發布日期:2011/11/17
【 文字大。    】   【視力保護:        】

 

弶港人的追帆歲月,是一段把舵望鄉的歲月;

弶港人的追帆歲月,是一段舍身忘死的歲月;

弶港人的追帆歲月,是一段抗敵御辱的歲月;

弶港人的追帆歲月,是一段悲壯英勇的歲月。

 

顧雍!浄换讷I忠魂

在臺城金北村的公墓墳中,長眠著一位普通的弶港人。他就是電影和電視連續劇《51號兵站》的原型人物之一的顧雍海。

顧雍海,1914年農歷618日出生于弶港民主村,198112月病故于上海第二軍醫大學,享年68歲。

抗日戰爭時期,東臺弶港是我軍掌控的東部沿海最大的港口,為解決海上軍運船隊的燃眉之急,新四軍一師師長粟裕親自登門拜訪時齡27歲的弶港船主顧雍海,以尋求支持。開明愛國的顧雍海當即表示愿為抗戰出力,隨即將自家的能遠航、能抗風、能擱灘的“老扒凳”、“新扒凳”、“大舵翹”、“新舵翹”4艘木質帆船全部派遣出海為我軍運輸軍需物資。此后,這4艘木質帆船成為“海上生命線”的主力運輸船。1942年春節,日偽“掃蕩”弶港,發現顧雍海家中藏有我軍物資,就當即放火燒毀了他家的四合院房屋。事后,新四軍一師提出補償損失,被顧雍海婉言謝絕“子弟兵連買米買藥的錢都困難,我怎能接受補償呢”。在顧雍海的影響帶動下,弶港的其他船主也主動借船百余艘,一部分加入“海上生命線”的軍運船隊,一部分成為“海防團”的海戰用船。

19418月,根據粟裕師長的安排,顧雍海隨我新四軍一師采購科科長張渭清同船從弶港前往上海,以買賣海鮮魚貨為掩護,在吳淞淞興路建立起“地下兵站同利漁行”,顧雍海出面當經理。在上海地下黨的有力配合下,前后四年多時間內,從上海敵占區秘密運出槍支、棉布、染料、西藥、無縫鋼管、醫療器械、通訊器材以及日用物品一萬多噸,這些軍需物品再由弶港轉運新四軍蘇中軍區和八路軍魯南軍區,為奪取抗日戰爭的全面勝利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上海海燕電影制片廠1961年出品的最具傳奇色彩軍事驚險片《51號兵站》就取材于“滬蘇地下供給線”的革命故事。

由于叛徒的出賣,顧雍海于1946年秋在上海被捕入獄。在一次次的審訊中,敵人對他使用了“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等毒辣手段,逼他招供出上海地下黨組織和同路人,他寧死不講,瘋狂殘暴的敵人又把燒紅的鐵板烤烙顧雍海的腳巴掌,又上夾棍,還在傷口上撒上咸鹽,使顧雍海的肉體遭受百般摧殘,但他堅貞不屈,嚴守秘密,堅定地與敵人抗爭“我是個開漁行做買賣的,其他什么我都不知道”,從而為解放上海和建設上海保留住一大批骨干力量。19494月蘇州解放,顧雍海才被營救出來。

 

王鶴林——追帆不止紅管家

在弶港西南角的公墓墳中,長眠著一位普通的弶港人。他的名字叫做王鶴林。

王鶴林,1907年出生于弶港和平村,196012月病故。

王鶴林從1942年開始擔任弶港軍民共同開辟成功的“海上生命線”軍運船隊記帳員之后,就把生死置之度外、無怨無悔。當年11月的一天,他和11名船工運送一船棉花去山東換取軍需物資,帆船行至南黃海東沙海區時被日偽汽艇發現追趕過程中,帆船翻沉,王鶴林憑借過硬的水上功夫,扒在太平籃上隨著東北風飄流,一直漂流到弶港蹲門海面被蹲門打魚船救助上岸,船上的11名船工全部遇難。

各類軍需和民用物資在弶港上岸隱蔽后,王鶴林又擔負著配發轉運任務。一次,他與如東馬塘地下黨王長榮聯系接頭時,被敵偽和還鄉團發現后開槍追捕,王鶴林靈機一動,跳到糞坑里,用糞草蓋在頭上,在糞坑里泡了4個多小時 ,等敵偽撤走后才爬出糞坑,圓滿完成了秘密接頭聯絡任務。

能文善武、機智勇敢的王鶴林深受粟裕司令的喜愛與賞識。194710月在攻打李堡時,陶勇司令親自點名讓王鶴林護送粟裕司令員到李堡前線。

1950年至1951年間,粟裕司令曾2次到過弶港登門看望王鶴林,共同回憶戰時的魚水深情。

 

仲續華——牽帆不凡勇支前

在唐洋二總村的公墓墳中,長眠著一位普通的弶港人。他的名字叫做仲續華。

仲續華,19051月出生于弶港團結村,198412月病故于唐洋。

仲續華是被老區人民代代相傳、口口交贊的愛國支前的紅色船主。在新四軍一師東進弶港,開辟了沿海根據地,開通了以弶港為始發地的“海上秘密運輸線”之后,主動將自家的45噸的“鐵叉”4帆木船和25噸的“兩打伙”3帆木船捐獻給新四軍,爾后成為海上軍運主力船,擔負起弶港至上海南匯、吳淞間的貿易,從弶港運出魚貨至上海,由上海購回布匹、藥材、生鐵、鉛絲、無縫鋼管等;還擔負起弶港至山東半島的貿易,從弶港運出棉花等,由山東換回槍支、麻絲、桐油、干果、花生等,保證了蘇中軍區新四軍和魯南軍區八路軍戰時和平時的各類物資急需。

抗日戰爭勝利后,仲續華又積極投身于解放戰爭期間的支前工作,參加了由陳日升為領導的東臺縣常備民工擔運團。19493月與弶港的主要負責人崔一  、陳昌宏一起集結靖江縣張黃港待命渡江。

渡江前,仲續華和他家的“兩打伙”木帆船被劃分在蘇北一分區擔任第一梯隊突擊任務。

渡江中,機智勇敢、大膽沉著的仲續華先后3趟用木船把解放軍安全運送過江。由于表現突出,榮獲渡江支前一等功臣。

2009423,在渡江戰役勝利60周年之際,仲續華之孫仲延山滿懷深情地代表爺爺把戰火中用信仰和鮮血換來的“渡江功臣胸章”壹件捐獻給南京渡江戰役勝利紀念館。

 

孫仲明——護帆不屈寫傳奇

在泰州烈士陵園長眠著一位抗日名將。他的英名叫做孫仲明(又名孫二富)。

孫仲明,19087月出生于弶港,19561月病逝于泰州。

苦水里泡大,海浪里成長的孫仲明7歲開始下小海,8歲開始學鉤蟶,10歲時獨自發明了雙面鉤、多面鉤,13歲時就被沿海漁家子弟尊稱為“師傅”、“先生”,17歲時就成為遠近聞名的船老大。他蹦船似飛燕,潛水如蛟龍,聽濤知水深,含沙知沙頭。這為日后成為新四軍“海上猛虎團”的杰出指揮員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孫仲明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期間,擔任蘇中軍區海防縱隊副參謀長兼海防二團團長。他高舉民族大義的旗幟,不畏入侵者的堅船利炮,在風波生死間牽帆把舵、英勇善戰、抗敵御辱。在數以百計的剿海匪、滅日寇的實戰中,創造了活沙淺灘的傳奇戰法。在1943年至1944年反“掃蕩”,反“清鄉”斗爭形勢最為嚴峻時,他領導和指揮的海防二團所裝備的三帆、四帆和五帆木船既成為海上流動指揮中心,又成為海上抗大學校、海上野戰醫院、海上物儲基地、海上印鈔廠……讓茫茫黃海成為永垂史冊的海上抗日根據地。

在經歷了數十次海戰實戰之后,孫仲明團長領導的海防二團成為令敵軍聞之喪膽的“海上猛虎團”。

1944年,駐南通、如皋的日軍大肆圍剿新四軍海防團,為了打退敵人的囂張氣焰,孫仲明團長在呂泗港組織一次伏擊戰,他以一個營左右的兵力殲滅了大量日軍,同時還活抓了20多名日軍。

抗日戰爭時期,南到長江口,北到渤海灣,護海護航的任務十分繁重,一次孫仲明團長帶領六艘木質帆船實施海巡中,與海匪船只激烈交戰,在追擊海匪船只的過程中,孫仲明團長身先士卒、親自掌舵,其間,敵人的子彈將其帽子打飛,孫仲明團長臨危不懼,憑著高超的舵藝,很快就追上了海匪船只,槍把一抬就打落了海匪船只的定風旗,后面的參戰船隊士氣大振,不一會兒全部趕來,一舉繳獲海匪船只六艘,抓獲海匪幾十個,保證了“海上生命線”的安全和漁業生產的正常進行。

在驚險、傳奇、坎坷的革命生涯中,孫仲明烈士始終如一地心向共產黨,心向新四軍,心向百姓群眾。1941年底因敵偽勢力的“離間計”,孫仲明蒙受了平生刻骨銘心的所謂“反復”的誤解委屈。然而,他仍然以民族利益為重,堅決按照陶勇司令的指令,肩負特殊使命,打入敵人內部,憑借自己的聲名本領很快取得了偽自衛總隊隊長陳懋清的信任。1943年春季,他以出海收稅,解決軍餉為由,將300多名敵人從如東掘港據點拉出,乘6條木質帆船滿載武器裝備,從北坎升帆出海,勝利回到海防團駐地,光榮完成了策反任務。

下一條新聞:第一個中共東臺支部——東臺特支 上一條新聞:倪士干論文選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關閉】   
地址:東臺市北海路 郵編:224200 聯系電話:0515-89561515 聯系傳真:0515-60601515 
CopyRight © www.go-deli.com 東臺黨史方志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蘇ICP備05007441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